路先生不长大

ddddd

想问问十五号广州萤火虫展子上有没有那种出周翔本子的摊位qaq,
占tag致歉

好懒我,不想动

暗恋成真的正确姿势1

暗恋成真的正确姿势1
注:
⒈OOC严重,文笔辣鸡
2.设定普通世界,没有龙族OK?↓











望着窗外蓝天白云,路明非出神的想到,也许会有一台直升飞机从天而降,走出一群黑衣人,带着CIA特工般的冷酷,沉着嗓子,路明非先生,现在有一个特殊任务需要你去完成,听课不重要。然后他穿上黑色风衣,在全班人羡慕嫉妒的目光登上飞机。
算了,都十六年了,别说飞机,连根毛都没看见,就只能想想而已。他叹了口气,何时我路明非也能有这么威风的一天啊。那老路家肯定都是烧高香了。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路明非掏出柜筒里的一打红色折纸,继续折起了玫瑰。没钱买真的,我还是能买折纸,叠九十九朵玫瑰送陈雯雯。
路明非哼着小曲,继续上课玫瑰,老师看见了,不由得摇摇头,不思进取,白费了一个聪明的脑子。老师走过来,咳嗽了两声,提醒他把折纸收起来,路明非依旧专心盯着手上的折纸,老师顿时怒了,“这是什么时候!折纸?我看你是闲的慌了吧!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!”说着没收了路明非所有折纸。
路明非站在办公室,听着老师的谆谆教诲,左耳进右耳出,嗯嗯嗯的应着。叩叩,“进来,”楚子航推门而入,放下手中抱着的练习册,“作业交齐了吗?”“嗯。路明非从楚子航一进门就瞟了过去,这就是问鼎仕兰高中此獠当诛榜的榜首楚子航啊。啧啧,可真帅,怪不得满校园迷妹。不过这么冷漠,估计妹子也就只敢看看。也许是路明非的目光太露骨了,楚子航轻飘飘看了一眼路明非。
路明非顿时怂了,立即立正站好,两眼直视前方,就差对楚子航喊报告了。楚子航面不改色,走出办公室。路明非顿时松了口气,不愧是有千万迷妹的校草,这气势,看我那一眼,腿都软了。
天上的云彩染上火红,路明非心里没有丝毫欣赏的兴致,他在想,老师什么时候下课。折纸被没收了,他也不听课,只是望着窗外发呆。叮叮叮!终于下课了,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,他随便拿起书包转身就要离开。“别走啊,今天我有事,路明非过来帮我做一下值日吧!”“哦。”路明非知道他是故意的,但是还是接受了。他知道反不反抗,有谁在意他呢?他不想看打架后,婶婶的陪笑,和要更顺从那些人好笑的自己。
渐渐的人都走了,空荡荡的教室,夕阳照进来,把他独自打扫卫生的身影拉的长长的,好像还有一个人陪着他。终于打扫完了,路明非锁好门,走出学校看着夜幕降临。
结束了一天作为学生会会长的工作,楚子航关上门,也离开了学校。也是暮色苍茫,他看着远处路明非一个人离开,默默的跟在后面。
路明非一路低头踢石子,走到公交车站。已经是下班高峰,一辆又一辆载满客的公交车呼啸而过,带去灰尘飞扬,他也就站在那里,也不想走开。楚子航皱了皱眉,只是走过去把路明非拉开就放手了。“吸入灰尘太多,容易得呼吸道感染。”“嗯。谢谢,好巧啊。”路明非有点不知所措,随便回了几句,又沉默了下来。“不客气。”楚子航站在他旁边,“哈哈,师兄也是在等公交车吗?”“嗯。今天工作有点晚,没有叫司机来接。”路明非尴尬的笑了几声,心里想楚子航还有司机来接,又帅又有钱,不像他,什么都没有,谁在意他。他又低下头去,不知道说什么。“车到了。”楚子航说,路明非抬起头,二十路公交车,“好巧,我也是这路公交车。”
上了公交车,已经没有位置了。挤上公交车,路明非站在楚子航前面,“师兄应该很少搭公交车吧。”“嗯,第一次。”路明非他又沉默了,不知道接什么,只是看着窗外的一瞬即逝的景物。
司机突然急刹车,①路明非因为惯性往后倒,楚子航伸手拉住路明非,但路明非还是倒了下来,倒在楚子航身上。“小心。”楚子航手紧紧拉着路明非,“谢谢师兄。”路明非有点羞耻,他赶紧从楚子航身上起来。他抓着公交车拉环,想要起来,但是司机开的摇摇晃晃,导致他又倒在楚子航怀里。他紧紧抓着公交车拉环,努力想要起来,第二次还是倒在楚子航身上。只能尴尬的说:“师兄不好意思,这车有点摇晃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可以起来的。”“嗯。没事。我不介意。”楚子航拉着路明非的手更紧了。第三次路明非抓着公交车拉环站稳,终于从楚子航身上起来了。
“师兄,我起来了。”路明非拉着公交车的拉环站着,但楚子航还是紧紧拉住路明非的手,“嗯。我拉住你,不会再摔。”路明非只能任由楚子航拉着他的手,感觉有点脸红耳赤,就好像好像,他是楚子航女朋友一样。他扭过头,假装看着窗外风景,其实是在偷偷看楚子航。楚子航一脸正经,让他感觉感觉楚子航什么都没干一样。路明非顿时什么旖旎的感觉都消失了,不再去看楚子航。
滴!新华路到了,请乘客们有秩序的从后门下车!“到站了,我先走了。”路明非仓皇下了公交车,想楚子航不会跟过来吧。楚子航也跟着路明非下了车,“我也是这一站。”楚子航的声音在路明非身后悠悠响起。路明非浑身一僵,“师兄,真巧真巧,原来我们同路啊。”“嗯。”楚子航走在路明非身边,路明非目不斜视,控制自己不去看右边的楚子航。沉默的走了很久,路明非终于走到婶婶家的小区了。他松了一口气,总算到了,楚子航应该不会跟着他回家吧。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①正确惯性是向前倾。我写的倒怀里是因为剧情需要咳咳咳。
有人想看后面吗...

卡卡的,写不下去了...又乱写

乱写的产物,有人想看这个小短篇吗...感觉写的好乱求指教...还有求名字...

1.青石板的老街上人来又人往,静坐在茶馆里,一杯龙井,到夕阳西下。轻声叹,又是一年,他何时归来。罢了,又在期待着什么呢,不过一场空梦而已。那年花开,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。若早知如此,不如浮生不见。夜幕笼障了小镇,回去吧。

2.“哥哥,等等我啊!别跑这么快!”小孩边跑边喊道,“才不要,去晚了,好吃的就没有了!你快点啊!”另一个小孩笑嘻嘻的回道。小孩只好加快步伐,卖力追上去,他紧紧盯着前方奔跑,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碎石。一脚踩到石头上,“哎呦,好痛啊呜呜呜...”“没事吧弟弟,疼不疼,跑这么快干什么。”跑在前面的小孩赶紧扶起弟弟,又是心疼又是不满的。“你还怪我,要不是你跑这么快,我会摔吗?哼,疼死我了。我再也不要理哥哥了!”小孩大哭起来,“我这不是为了快点去给你买好吃的吗?我错了,好弟弟,别生气了嘛。哥哥错了。原谅我吧?”“哼。”弟弟撇起嘴,“什么为了我,明明是你嘴馋。”“是是是,是我嘴馋。”哥哥擦干弟弟的眼泪,拉他起来,“走吧,我们去买好吃的给你。”“哼,我才不要。”但是没有甩开哥哥拉着自己的手。“不生气了,不生气了,弟弟最乖了...”哥哥拉着弟弟向前走,夕阳勾勒出亲密的背影远去。

3.又梦到你了,那些美好的时光,真是我最幸福的日子啊。推开窗,望着将近圆满的明月,时光荏苒,中秋佳节临近,是团圆的节日啊。沈千帆,不,哥哥。如今你在何方,旧时约定,不过笑语吗?我会一直守在这等你归来。